网络营销

全国服务热线电话

18927460527

口碑营销

为什么互联网很少推动音频的“病毒式传播”?

时间:2017-06-26 11:11

     

为什么互联网很少推动音频的“病毒式传播”?

  为什么互联网很少推动某段音频的传播?如果一段音频想要出现在 Reddit 头条,它应该具备什么条件?

  欧海宁听到问题后,靠在椅子上陷入了沉思,显然,这是第一次有人问他这个问题。“这问题……有意思,”他说,“让我想到了不少病毒式传播的东西。”我几乎能想到他想了些什么段子和动态图片。他试着总结道,大多数病毒式传播的视频时长在 3 分钟内,而通常来说,通过音频讲述的故事都比 3 分钟更长,然后他突然想起 Upworthy 的案例,停止了总结。

  当 Upworthy 创始人向他阐述自己的创业计划——让互联网大众所喜闻乐见的内容能够病毒式传播时,欧海宁立即决定进行投资,这并非因为他认为计划可行,而仅仅是因为这点子让他感到热血沸腾。到现在,Upworthy 已经成了成长速度最快的互联网媒体之一。

  于是欧海宁转了口风,乐观地说到,音频目前可能没法做到病毒式传播,但未来很有希望。“不管你们怎么想,也许有人会告诉我这是错误的想法,一年内看结果吧。”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猫星人视频 VS“喵”

  比安卡吉亚维尔(Bianca Giaever)对音频很痴迷,小时候每次骑自行车投送报纸时,她都带着 iPod,听 WBEZ 电台推出的播客《This American Life》系列。进入明德学院读本科后,她常常采访自己的同学,在自己寝室中录制采访音频,编辑成稿后投递给学校的广播站和网上的一些站点,“未来我打算在电台工作,这是我的生命。”

  然而毕业后第二天,吉亚维尔成了一名病毒式传播的视频的制作者。

  她殚精竭虑制作动人的音频,只有父母和兄弟姐妹会去听。但为这段作为毕业设计的音频加上图像制成视频后,“它突然就火爆起来了。”

  吉亚维尔的毕业设计视频《The Scared is Scared》

  “一开始我总是想,哇,那么多人在 Facebook 上分享它,”吉亚维尔回忆道,“朋友们真好!”然后是朋友的朋友,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就是陌生人,都在分享这个视频。后来科技博客 Mashable 和 CBS 新闻频道都报道了这个事,她就只好用数字来描述观众了。

  当时毕业假期刚开始,吉亚维尔在候机,看着手机上不断翻倍的视频浏览量,她仿佛能感受到承载着视频的网站快要瘫痪。“飞机正要起飞呢,我还在看手机,法国人觉得我这是在谋杀,他们都开始叫了,‘喂,小姑娘,有什么事能让你把所有人的生死置之度外?’也许他们说对了,这可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事。”

  2013 年 6 月 Facebook 上分享最多的 100 篇文章中,有三篇来自 NPR 公共电台的网站,三篇中都没有任何音频,其中两篇是 Youtube 视频背后的故事。

  作为一名公共电台播音员,我职业生涯中从未遇到过这种事,这行业没有什么 Google Sound 或只用于传播音频的 Buzzfeed,没有《江南 Style》或是暴躁猫(Grumpy Cat)这种流行度爆表的东西。如果将“病毒式传播”定义为通过社交分享让大众广为所知,那么,没有任何音频能达到这个标准,病毒式传播的内容大部分是视频。一段 17 分钟的对麦莉赛勒斯(Miley Cyrus)的采访视频有 200 万点击量,BBC 一号电台对米拉库尼斯(Mila Kunis)的采访有 1200 万点击量。2013 年 6 月 Facebook 上被分享最多的 100 篇文章中,有三篇来自 NPR,但三篇中都没有音频,其中两篇是 Youtube 视频背后的故事,它们分别来自 Gawker 和 Reddit 的头条。

  “音频永远无法病毒式传播,”播客制作者内特迪梅奥(Nate Dimeo)写道,“就算你能讲出人类有史以来最动人的故事,它的点击量也无法与一段小胡子猫的视频相比。”

  音频对视频,不能算是公平的战斗,但这类战斗每天都发生在 Facebook 上。迪梅奥很郁闷的总结:“人们宁肯看宫锁沉香,也不愿意听高质量的音频。”

  互联网音频出版行业的从业者对此现象有两种解释。“最大原因是结构性的,音频本身属性导致了这种现象,”公共广播节目《Bullseye》主持人、播客网站 Maximum Fun 创始人杰西·索恩(Jesse Thorn)说,“通常人们一边干着其他事情,一边戴着耳机听。”确实,开车和炒菜时候只能听歌,不能发短信或看视频,这是音频先天的优势,但当涉及社交分享时,这个属性就变成劣势了,“你开车时候不会想着去分享任何东西。”


点击立刻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