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营销

营销策划

REGAL品牌,品牌营销策略有哪些

时间:2019-11-21 00:00

     

危机公关
「什么是品牌营销策划」
抖音向左,顶风作案,抖音就像是一位“屠龙勇士”,虽然他很弱小,但他却杀出了一条自己的血路。快手向右,猥琐发育,但尽管如此,抖音与快手之间的最终决战似乎越来越近。
2012年6月,猫扑办公室随美丽传说迁址南宁,远离中国互联网的“北(京)极圈”从此淡出用户视线;2018年6月初,豆瓣网友贴出一份《天涯社区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90万股股权转让公告》,已然沦落至此;2018年6月5日作为曾经二次元的老大哥AcFun与快手签署《转让协议》,正式卖身快手。至此,中国PC互联网时代1997年创立的“猫扑”,1999年创立的“天涯”;乃至于2007年创立的“AcFun”都已经彻底被这个时代“抛弃”(比较有意思的是,与猫扑与天涯这两个社区型网站对应的AcFun以及bilibili这两个二次元网站他们之间刚好相隔2年,而且从社区到二次元又刚好相差了整整十年)。只不过在天涯走上猫扑不归路的时候,bilibili却已然与AcFun分道扬镳。相比于AcFun卖身快手求包养,bilibili这会儿已经在日本东京人形町成立动作工作室,并且和上海绘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喜结连理生了一个洋娃娃(哆啦哔梦,目标是希望实现一年制作3部动画)。与AcFun 10年7次易主的悲惨世界不同,当然对于经历过两次“炸站”,第二次更是遭遇长达十天的宕机事故,已经弹尽粮绝发不出工资的A站来说,最后1.4亿人民币卖身快手或许也是一个比较不错的选择,至少快手解了A站的燃眉之急。而且,作为风头正盛,短视频的两大巨头快手和抖音,虽然2017年快手的确红极一时,但是随着2018年春节后抖音腾空出世快手逐渐被“盖过风头”偃旗息鼓,快手以一己之力开拓了国内互联网短视频半壁江山的资历却是不会变的。对于快手来说,错失Musical.ly被今日头条系抖音拿走可谓是快手这些年最大的战略性失误,而且随着Musical.ly和抖音一内一外的内外夹击,彻底坐实了“抖音高冷”“快手低俗”的定位,直到现在快手都无法撕去“低俗”的标签。而这一次从阿里巴巴手里“接手”AcFun,或许就是快手对于去年十月丢掉Musical.ly这一外界臂助,选择接手AcFun这一国内二次元老大哥的弥补。既然一时之间再难走出去,那就只能在内部大做文章,而AcFun因为其面对“生存还是毁灭”等问题,刚好就“看对了眼”。至于七亿老铁能否容得下百万猴子,快手似乎并不担心,毕竟它这个时候最需要做的就是向用户表明自己的态度。既然快手摆脱不了“低俗”的标签,那么我主动向二次元靠近,“冲一冲喜”,没准还能“博”出一个未来。毕竟,抖音的气焰太嚣张了,不仅“后来居上”抢了自己在短视频上的风头,还因为今日头条张一鸣这种“荤腥不忌”的主对上了BAT,更是惊爆了无数眼球。抖音向左,顶风作案2018年,注定是一个多事之秋。不仅美团和滴滴因为跨界生态打起来了,抖音和微信也闹得不可开交。当然,张一鸣和马化腾的口水战在5月份就曾因为一张ps“呼之欲出”,更是因为张一鸣的注定“引战”让不少互联网人士如坐针毡。我们都知道,在BAT罅隙中突围的今日头条一直都是互联网公司的“刺头”,它抢了百度的饭碗(内容分发),让百度无路可走不得不押宝人工智能,最近才刚刚回归“简单搜索”。它借鉴微博的版面(微头条)又声讨微博封了它的外链,不过今日头条也被微信将了一军(看一看)。这一次今日头条好不容易孵化出“抖音”这款黑马,在短视频领域独占鳌头之后,迅速引来腾讯(微视)、阿里巴巴(独客)、百度(Nani小视频)的“觊觎”。这一次抖音更是因为微信封杀外链之事和腾讯对簿公堂,说自己被“区别对待”。为了“遏制”抖音,腾讯的“一封外链管理公告”吓坏了整个互联网视频圈,虽然这里涉及到不下30个互联网短视频&直播平台,但“项庄舞剑意在沛公”,谁都知道微信的“小九九”,好在腾讯2天后就主动减少了这一条“鸡毛令箭”。但从另一个方面,也反映出这些互联网短视频&直播平台对于腾讯外链的“依赖”,暴露出它们的缺陷——它们没有自己完善的“内容分发”社交体系。但偏偏抖音在这里就不想其他互联网短视频&直播平台那样害怕腾讯的“流量池”,它既想得到腾讯更多的流量,还不想腾讯拿自己“当外人”限制自己,于是就有了张一鸣死磕马化腾,抖音死磕微信的后续。在这一场又一场看似鸡蛋碰石头的战役中,抖音就像是一位“屠龙勇士”,虽然他很弱小,但不管是用户还是其他互联网短视频&直播平台都在暗中祈祷它“屠杀恶龙”。抖音也正是在这样“弱者”逻辑下一步步做大。毕竟,此时此刻的腾讯它不管是做什么,都会被用户觉得它这是在“以大欺小”。快手向右,猥琐发育对于短视频中的另一只势力,号称七亿老铁的快手和抖音的“战斗欲”有的一比的却是它的“猥琐发育”。我们在2016年12月之前几乎看不到快手的任何资讯,毕竟那个时候的快手一个信奉的都是“闷声发大财”。终于2017年快手CEO宿华开始频频亮相,大概是快手的日活用户7000万给了宿华底气。但是好不容易高调了半年的快手,在2017年下半年就开始遭遇了抖音的“公关碰瓷”,并且在2018年春节彻底被抖音“一骑绝尘”。2017年快手当红的时候,快手没有怼微信的底气;2018年快手都快要“过气”了,对于抖音的各种“自命第一”的气势也是一言不发。2018年快手为数不多的几句话还是快手因为“未成年少女孕妇事件”被口诛笔伐,被要求整改的时候才承认“算法也应该有价值观”。接下来的第二次大概就是快手全资收购AcFun吧,相比于抖音的一路高歌猛进,掌声和棒槌不断的风光,快手似乎一直都是“谨小慎微”。相比于抖音被“捧杀”,不得不竖起反对腾讯的大旗,快手似乎更像是“猥琐发育”。相比于百度(Nani小视频)、阿里(独客)、腾讯(微视)掀起的这一波短视频下半场“逐鹿”,抖音和快手的最终决战似乎越来越近?抖音拿微信做对手,在聚焦大量注意力的同时“快速”电商化固然是一着妙棋,但不可否认它走在钢丝上,一旦有新的产品、新的理念超越它,又或者是用户对抖音疲劳,那么抖音终将死无葬身之地。快手这边不争不抢,一心“捡漏”(收购A站)的做法虽然很没志气,但是这种把风险留给抖音自己把握红利的做法,实在是太犯规了。#「什么是品牌营销策划